苦艾酒社团官方,淘宝:http://shop106888086.taobao.com/?spm=a1z10.1.0.0.YXJpAu
天窗:http://doujin.bgm.tv/club/Absinthe

【叶ALL本】Every where【试阅】

【试阅放出叶蓝《Le Petit Prince》全文,以及双叶《追逐》叶乐《光》部分文章节选】


目录:

楔子 .叶修

《光》暮久

《清热》莱娜

《刀锋》笑禅不周

《追逐》晚辞

《一叶障目》南华曼琼

《幻觉残留》颜未臣

《暗恋波长线》午夜微薰

《Le Petit Prince》乔袖

《TO MEET YOU》Ee


===============试阅区=================


《Le Petit Prince》 (叶蓝)BY:乔袖


  他这个人,平凡无趣,于大千世界而言,大概微不足道。

  但爱情,从来互为见证,独一无二。


PART.1

  叶修七十岁那年,两个闲得蹲在家里作死的老头子忽然就说到了讣告。

  轻快的音节在午后柔和清亮的阳光中弥散,温热的吐息充盈在彼此对视的距离间。他眨眨眼,透过老花眼镜看到的叶修,却还是噙着数十年未变的懒洋洋的笑容,仿佛说到的只是很平常的词汇。

  不过也许是因为已经逐渐退化了的视觉所限,他微微地错开视线,靠着落地窗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

  讣告啊—他有些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语气不咸不淡——哟,荣耀教科书,最具传奇性的职业选手,倘有委身于三寸小方盒的一天,大概得把头版头条当成世界BOSS来刷,各路亲友仇人对手——尤其是黄少天的悼词,绝对要把闭了眼化了灰的叶修从小盒子里召唤出来。

  至于他自己,或许在哪个小框,哪条边缝,哪行间隙里有个交代。

  某年某月某日,蓝河同志逝世。

  他就是这么平凡又无趣的人嘛。

  屋檐下的盆栽嫩绿的叶尖一晃一晃,在一派暖色的背景中团出翠亮亮的光晕。


  哪能呢,叶修咧嘴笑说道,到时候,我一定会帮你在报纸上登一个高端大气的讣告,

  他迷糊着咂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心想叶修难道是老了之后性格变异自我净化,如此体贴可心简直童话——不对!卧槽又被这货忽悠过去了!

  这尼玛不要脸的是在诅咒他先玩完吗?

  以前面对叶不修总是思虑太多结果把自己绕进去,用了四十五年吸取经验教训的他毫不犹豫地抡起手旁的拐棍冲着对方坏笑的脸甩过去。

  于是,荣耀教科书啪叽一声毋庸置疑平躺在地。

  

  片刻,凑过去的蓝河,瞟瞟叶修毫无自觉,顺其自然倒在地上惬意的神情,下意识地感到一阵无力。

  四十五年了蓝河你怎么就是不明白这人的贱格!

  

  这时候,微风入帘,浮光掠影,心满意足靠在他膝盖旁边舒展着一把老骨头的叶修,突然地出声。

  他听见后怔然,看见脚下那人灰白灰白看起来跟杂毛似的脑袋,本能地给踹了一下。

  荣耀教科书特别给脸地翻了个面,像是死过去一样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胸腔中却发出低低的模糊的笑声,就像是初春二月抽出的桑叶划过袅袅暖风一缕,让人有种涩涩的温和的细微的情绪。

  

  叶修说,反正哥送走的人够多了,不多你一个。一个人活着想着死了的人这事儿,你大概不习惯,你又太笨,做不来。

  

PART.2

  叶修六十岁那年,两个渐渐被岁月抛弃无所事事的老头子离开家门,整装出发。

  在渐远的苍穹里看起来好像是冷绿色的雨水,弹落在乌黑如浓墨的光滑伞面上,迸溅出清澈透明的一滴,但就这么沉默的一滴水中,竟有一个世界的倒影,不悲伤,却肃穆。

  一排边方方正正烟灰色的冷硬凝滞,砌成风雨不摧的碑石。

  下雨天,并没有什么特别要烧的东西,祭品也很简单,意思而已,这些人明显也不需要什么瓜果饼糕,烧两张什么斗神的海报可能还比较解气。

  

  说起来,扫墓这种事情,若是至亲至爱之人还好,其他的人——痛苦在长年累月中磨损,疲倦却在生生死死间累积,本来是别人身后的道义,却最终指向自我的折磨——所以这也是蓝河总觉得叶修犯蠢的地方。

  这个经常打着哈哈装着跟你不熟的男人,明明是把太多的东西记住了。

  那些被时代浪花打沉下去的人,那些被粉丝们逐渐忘却的人,那些以数据为骨视荣耀为名的人,都被这个男人用一辈子完完全全地记住了。

  而记住意味着责任。

  蓝河有点想揪住站在前面那个低着头抽烟的男人,问问他到底是打游戏还是做慈善的。

  对啊,相对地来说,这事儿他蓝河是做不来的,他就是一个只能管好自己小世界的普通的人。

  

  等……

  抽烟?抽烟。抽烟!他又抽烟了!

  时至今天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考虑【我明明都谨遵医嘱把烟都收起来了】或者是【这货哪来的私房钱不科学】,他脸色一沉,两步上前猛地截走了对方手里的雨伞。

  细密的雨丝劈头盖脸浇下来,叶修手里那根可怜的香烟……尼玛他居然用右手罩着不让它熄掉,还转头质问似的望过来了。

  在退役数十年之后,只能靠仅剩的手速和反应做这些事情的叶修毫无羞愧感,挑挑眉毛,很不客气地对着蓝河说道:“又怎么地了啊?”

  对待抽烟有无必要性这个问题,叶修通常是以不抽烟脑子不清楚这理由抗议,而蓝河大多是用跟我说话你不需要脑子这类自暴自弃的话堵回去的,今天蓝河灵光一闪。

  “……不是说了过节再给你两根么?你在这些老队友面前好歹也正经点啊。”

  叶修像是预料到一般,又露出了似是而非的笑容。

  “别介呀,清明节不也是节嘛,再说我那么多好这口的老队友,我给他们一人点一支,这样算下来,哇,你至少得再给我一包。”

  让你给别人供上不是给自己点上啊!

  可是看着这样眼角眉梢都渗出笑意,在柔柔的将要停止的春雨里定定站着的叶修,他却只是笨拙地抿了抿唇。

  真是一点都不为这个二货担心了。

  

  彷徨地举着两把伞——得了,他就知道这辈子就这样了——看了一眼黄昏下屹然的墓碑群。

  前辈们,我会替你们照顾好这个不省心的老家伙的。

  吹面不寒,杨柳带风,沾衣未湿,杏花合雨。

  今年,就这样吧。

  

PART.3

  叶修五十岁那年,两个为网游碌碌一生自得其乐死不悔改的网瘾中年,终于付出了代价。

  事实上是从叶修参加了荣耀官方提供的一个体检开始的。

  

  ——真不能抽烟?真不能?医生你说实话,咱身体没这么差,诶,你别看我身边这小哥...呃,大爷眼神这么严肃凶悍,他就是面相坏一点,千万别顾着他给……

  ——谁家的老爷子?请带走!

  

  蓝河看着忍无可忍而暴起的医生,很委屈地想补一句,五十岁大概不能算老爷子,叶修那是他年轻时纵情声色贪恋电脑比常人老得快,他这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着实不能相提并论。

  就这么一个身体检查,叶修被查出了各种毛病,大大小小列下来——按照蓝河所记下的笔记,叶修也许这后半辈子都得过苦居士的日子。

  老天开眼。

  蓝河怜悯地看了一眼重复着拽医生袖子,拿身份证以示身份,最后就差一路从外科跪到内科的昔日联盟的铜墙铁壁叶修大神,自己坐了下来。

  “保养得挺不错,就是血压有点高,注意少发脾气啊。”

  对比之下只有一句医嘱的蓝河也微妙地高兴不起来了。

  原因有点难猜,或许是……太过普通了?和某个人比起来……距离又远了一大步?

  不,这个原因简直可怕……蓝河摇摇头,将还在丢人状态中的叶修拽起来。

  

  几天后的半夜,蓝河被一声巨响被吵醒,看见旁边的被褥里空空如也,老大爷蓝河身手敏捷地一跃而起,奔往目的地唰地拉开门。

  叶修本来跟蔫了的一片叶子似的萎在地上,看见他来了,立马跟沸油锅里生煎的活鱼一般翻跃打滚,嘴里还发出“好痛好痛”的叫唤。

  蓝河又是担惊受怕又是感觉好笑,脸色铁青嘴角抽搐着环顾了下现场,然后冷笑着居高临下地说道:“大半夜不敢开灯,踩着凳子去偷藏在橱柜里的烟摔着了?”

  “……好痛好痛。”

  叶修你也有今天!蓝河真真是觉着前半生痛苦惶惑的日子全都为这一刻值了。

  觉得叶修高贵冷艳连得个病都是一串高贵冷艳的名字,觉着自己毫无特色的他,是有多蠢啊?

  

  然而,叶修的腰是真扭着了——职业病不外乎这几个地方,这个人一直在对自己的年龄开玩笑,向着时间讨价还价,然而当年挥霍出的东西如今就要偿还。

  黎明时分,他们俩从医院往小区的计程车上下来,站起来的时候蓝河几乎是承担着叶修的半个身子的重量,却并不觉得很重。叶修这人,生活饮食习惯差得一塌糊涂,虽然不能说瘦但到底是虚胖居多。

  他们就这么贴得很紧地在深秋的五点多钟走在归家的路上,飒飒的风卷起头顶灿烂得要燃烧起来的红枫叶,像是颜色鲜艳的火烧云舒展在天际,意外地带来某种暖洋洋在体内冲击性撞击的气息。

  叶修时不时哼唧两声,几乎跟他们踩在水泥地上的脚步声同响。

  整个城市都安静极了,只有两个网瘾中年毫无自觉,互相吐槽着对方各种犯二却实际无缘得见的青春期,熟稔得如同自小就一起长大的人一般。

  没见过你风华正茂肆意狂恣的年份,却遇上了你病痛缠身无力还手的时光,也挺好。

  

PART.4

  叶修四十岁的时候,两个功成身退,不,这功也许只能算一个人的,决定出一本荣耀回忆录,也就趁着叶修的记性还没彻底坏掉的这两年。

  是的,这是毫无暧昧,毫无自秀,毫无编造的回忆录。

  

  “卧槽叶修你怎么写我的啊啊啊啊啊?有没有写出我的英雄形象别说什么没有修改,我黄少的形象还需要什么修改,如果出版商给你的页数有限制我来出钱好了你退役之后我可是拿了很多次冠军奖金啊!”这是隔着电话筒也要精神污染的黄少天。

  蓝河问了叶修的意见给他回了一句,你的台词一向太长,这本书容不下,第二部再说吧。

  “呵,我也想知道,叶修的那些……故事,不润色一下,会有什么人看呢?”这是听说; 自家队员憋了一天气施施然打电话过来的喻队。

  叶修叼着嘴上的烟,头也不回地敲着铅笔,说是会真实记录下联盟最大的秘密,喻队的手速,光这点就很有看头了。

  “……?”又是一个,蓝河疑惑地看向叶修,难道是知道反正说不过叶修就闭嘴示威好了?

  叶修抖抖稿纸上擦出的灰,冷笑道,那是周泽楷,就这么放着,让江副队发现这个月战队的电话费又超支再说。

  

  是的,叶修就算是不写他们当年友情以上的暧昧情愫——当然,叶修也不是絮絮叨叨写这个的人,他也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写。

  比如王杰希那只大的眼睛比小的大多少,乔一凡平均每天要倒多少杯水,韩文清收到钱包收到麻木是什么时候,张佳乐跟他的私人比赛拿过几次第二……

  再比如当年那些挣扎和放弃。

  前者是包装,后者是主题。

  蓝河看着电脑旁边难得一脸投入,打字速度快得惊人的叶修,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简直好像白活了一样啊。

  说是不了解就是不了解,某些事情,就算是透过再多的资料,也无法回溯到当年。

  他,真的还只是游离在他们的世界外的普通人,明明只差一厘米的距离,却就此无可奈何。

  

  视线下扫,下扫,下扫——卧槽头号保姆!

  【在那时,是蓝溪阁给了我材料上珍贵的帮助】【甚至,他们在神之领域的副会长还亲自出马,对我们公会的建设上付出了莫大的心血】

  这尼玛是什么!

  想起某些黑历史羞愤欲死的蓝河简直泪都要喷出来了——大神求放过!

  叶修看见蓝河坐在电脑面前对着文档捶桌,嘴唇一掀,嘿嘿地笑道:“怎么?够意思吧,我给你的篇幅是业余里最长的哟。”

  蓝河转头,凶神恶煞。

  叶修也被他难得的——好吧,虽然当年得知真相的蓝河比这还羞愤欲死,当至少是隔着个网络,难过也就是三天三夜的事儿吧?所以叶修没有再笑了。

  他正色道:“感谢你陪我度过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时期。”

  

    大老爷们蓝河又开始羞愤欲死地捶桌了。

  

  小企鹅一闪一闪。

  “搞定。包子你这招挺好使,嘿,哄人我还真不太在行。”

  “老大我就说了,听我的准没错,对了,帮老大你劝好了嫂子,有啥……”

  “哟,包子你真长进了,想着跟老大要奖励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星座的吧?”

  “……双子座。”


PART.5

  叶修三十岁的时候,两个兴致高亢正值壮年的男人一头钻进了荣耀的全息试玩。

  蓝河觉着这游戏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叶修居然是个npc。

  

  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动在木质的板桥上,一泓月光沉浸入暗色蜿蜒的波纹,万千星辰迁徙在神之领域的浩瀚夜空里。两岸的氤氲水光,带着初春芬芳的草木气息,浮动在宽阔的衣袖间。

  纯西方风格的小酒馆里灯影缠绕,杯盘碰撞,喧闹异常,古老悠长的歌谣自吟游诗人的口中,若有若无地溢出,却又一转进入了广袤如海的寂静森林里,沙沙低徊。

  远方巍峨的高山堆叠,簇拥着数座古塔晦暗难辨,耸入玫瑰状轮廓优美淡淡生光的云片里。

  一叶撑杆的小船从桥洞中一晃而出,漾起一片波声。

  蓝河立在小船上,面色茫然。

  

  叶修在哪里?

  这是个问题。

  

  蓝河觉着按照叶修的尿性,大概是某个职业的导师或者是某个主线任务的发布者——这才方便他搅得世界大乱嘛。

  但是,事实证明,撇去了一干联系,即使是内测时期人还不是很多的全息世界里,他根本就找不着叶修。

  尽管意识告诉自己,只要下线,那个一脸无赖的人肯定还好端端地坐在自己旁边。但是,莫名地想要找到这个人。

  如果说,几年前是叶修把他从人群中挖出来,让他区别与任何人存在,现在他也很想,把变换了姓名,更改了样貌的叶修,第一时间,第一个从人海里抓出来。

  虽然这听起来很可笑——叶修应该是不需要他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起眼的人所谓找到的吧,大概。

  

  系统提示音响起,蓝河停止了茫然的寻找。

  果然是叶修这个没耐心的发来了消息——难得认真找人的蓝河十分愤怒。

  [嘿?找到我没有?我跟你讲我在最显眼的地方。]

  显眼?牛郎店的门口?【不】人家不会招他的【也不对】

  [……咳,你只要找显眼的看嗯。]

  视线转啊转啊转啊转啊

  [算了,我暴露下给你看吧。]

  顿住。

  

  尼玛这个百米高的立在广场中央的上代勇者大石像居然笑了啊卧槽!他的嘴边还出现了一根烟!这太奇幻了我勒个去!

  蓝河觉得这不是他的能力问题……这绝对是官方的智商问题!这种装饰性的NPC是个什么心态!

  [看吧,哥帅吧?哥就是这么帅。]

  蓝河吃力地抬头,眼中包含热泪发了一条消息。

  [游戏制作方太明智了,给你这么个安定的位置。]

  

  细细一想,这种有面子但又不会大作用的石像还真是挺适合他的,如果真放手让他做什么BOSS或者导师,游戏策划员就可以收拾收拾下岗了。

  这种念头就在石像·巨人·勇者·叶挪开一只脚之后结束了。

  广场上一片暴动,无数NPC和玩家逃命似的狂奔,尖叫之声此起彼伏,轰隆隆的泥土拔起声简直如同世界末日,而蓝河,抬起脑袋,目瞪口呆。

  [嘿,忘了跟你说,这石像可以动的。]

  

  想着啊啊反正跟着这种人就是来破坏世界规则的,蓝河在叶修的帮助下攀上了他的肩膀,微笑地挂着面条泪俯瞰世界。

  高空之中雾气翻涌,稀薄的空气清新凉爽,莹莹的星辉兜头浇下来,只有一往无回的夜风穿过翻飞的衣袍,在属于勇者的天宇下奔流不息。

  森林,河流,高塔,沼泽,沙漠,瀑布,高山,城市,小镇。

  万家灯火明暗交错在眼眸中,令人忍不住想微笑的静寂包围了他们。

    好像稍微有点困啊?

  那么再小睡一下好了,就等到——等到GM来抓他们再说吧。

  

PART.6

  叶修二十六岁的时候,两个人事实上却还没有这么熟。

  蓝河敲打着键盘,时不时对着手心呵一口气,瞟一眼文档字数,停住。

  

  他刚才写到哪段情节了?

  好像是三十岁的叶修和男主人公在全息游戏里被暴跳如雷的GM直接挂上论坛?

  好像是四十岁的叶修和男主人公一起肆无忌惮去砸出版社的场子?

  好像是五十岁的叶修和男主人公在医院打情骂俏被赶来的亲友一顿胖揍?

  好像是六十岁的叶修和男主人公在墓地门口踩着了人家烧的元宝?

  好像是七十岁的叶修点上一根烟,独自在家里沉默着写好了一条讣告?

  

  其实哪段都好吧。

  蓝河撇了撇嘴,要不是叶修如今名声太大,各种关于叶修的同人文十分热卖,再加上他恰巧对这个人有了那么一点认识交流,最近堆装备手头有点紧想赚点外快。

  他也不会堕落到开个小马甲,在某个原创文学网上写叶修耽美同人的地步。

  

  文下有些人嫌结局不够甜,说是要打负分,蓝河心里道,要不是写着写着就不自觉认真了,就他原来的初衷,叶修指不定各种死法。

  对,蓝河其实一开始的想法,是要偷偷地黑一下叶修的。

  黑他个肠穿肚烂英年早逝,最好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撒鼻息地蹲在蓝溪阁门口拾荒,哭着喊着求见副会长。

  这不是黑一下?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好像就是从叶修退役开始,他跟叶修就没有什么交集了。君莫笑的号几乎是一直不在线,估计是赛后调息吧。他似乎,又没什么特别的身份去问兴欣的人叶修怎么样了。

  想要抓住什么,想要维持最后一丝联系,想要好好地去问他一声最近如何。

  却生怕,人家大神都已经把他是哪号人等给忘记。

  所以还是不联系为好,这样啊,就算是很多很多年后想起来,心里也只会是惘然或者遗憾,不会是尴尬或是苦涩。

  他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偶尔会有点期望,却总算是害怕更进一步的伤害的人。

  

  再想一想的话,也许没有这么讨厌这个人吧。

  最后,僵硬着死去的,也只有普通的可笑的男主角而已啊。

  

  QQ又闪了,猜测是读者群又开始闹腾吧,蓝河停下手上正在码的字。

  [叶修:在?]

  

  ……!

  

  [叶修:最近在网上编排我呢是吧?哟,我看这点击量还挺高的。]

  [叶修:别以为哥不知道,哥这里来了一个特厉害的小家伙,IP一扒就出来了。]

  [蓝河:……然后呢……]

  [叶修:呵。]

  [叶修:你看,要么,你删文。]

  [蓝河:没门!叶修,你你你别以为……我跟你讲写同人的多了去了!]

  [叶修:哟,要么你分兄弟点稿酬?]

  [蓝河:哈?]

  [叶修:怎么说哥也算男一号,来点演出费不为过?就新开区官方新出的材料给来个三百套。]

  [蓝河:……我去删文。]

  [叶修:别介啊。]

  [叶修:还有方法三呢。]

  [蓝河:……你别说了,我知道方法一二三都会是一个性质的。]

  [叶修:你来演那个男主角怎么样?]

  

  圣诞夜钟声响起,新年祝福已经诞下,温润的雪片沾在情人的唇角,色味俱佳。

  

PART.7

  叶修二十五岁的时候,其实这两人就莫名其妙地已经绑上了。


  这天夜里,蓝河揉揉眼睛,从电脑前面伸个懒腰——卧槽,他刚才都做了什么梦,居然梦到他因为写了一篇叶修的同人文被他带走然后就……没羞没臊这样那样了!

  明明他才潜入兴欣不久好吗?

  不过他好像刚才迷迷糊糊开着绝色小号刷材料的时候,无意识摁下了什么请求。

  唉,管他的呢,明天再说吧,就算是又被叶修坑了……坑着坑着就熟了。

  这是一夜安眠第二天即将面对残酷美丽世界的会长夫人蓝河。

  

  “呃,这样对蓝河前辈不好吧....”

  “小乔你喊绝色什么前辈……来来来,跟我喊,会长夫人!”

  “我去,老叶你太混账了!欺负人家纯情小男生算什么哈哈哈 !”

  “天,叶修,这个称号炒鸡棒!我已经可以预见明天荣耀圈各种真相大白的场景了!不过这么想还有点激动哈。”

    “看来这很有可能是官方为刺激消费推出的新行动,据我估计,恐怕在一个月之内,荣耀的中小型公会就要增长三成以上,虚拟货币流通估计也会有一定增速。”

  “……”

  “莫凡你做什么啊!申请退出兴欣要求建立新公会是什么节奏啊!”

  这是大半夜喜大普奔被对面嘉世骂了一嗓子才有所收敛的兴欣。

  

  又是很多年过去,蓝河听到兴欣的人这么说他。

  绝色嫂子太厉害了!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正常普通的一个人,居然能跟叶修过这么多年!

  ——所以说,你们口中的正常普通,是褒义词?

    蓝河突然觉得他这么多年来的忧伤,蠢得可怕。

  而叶修直接一把摸上了人家的小手,尽管他这双保养了无数年的手无疑手感更好,但有小手不摸,左手摸右手这种愚蠢的事儿,他会去做?

  至于再度羞愤欲死的会长夫人,他只是转过头很漂亮地说,哟,你看过小王子这童话吗?

  

  曾经的同人小说家蓝河睁大了眼睛。

  Le Petit Prince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有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它成千上万的狐狸并没有差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那个放弃躯体,放弃生命,放弃旅途,去追逐那朵曾经充满了他的小小世界,实际上和别人后花园里五千朵一模一样的玫瑰的小王子?

  

  爱情在生命长河里流淌,顽石去角,浪涛沉没,两个完全不同的意识个体的碰撞交流中,我们彼此驯养,去除骄狂,去除任性,去除贪心,去除怯懦。

  然后彼此包容。

  然后独一无二。

  你于我的意义,和你原来有多普通,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你,你是整个世界,想你,整个世界都是你。

  对等的是爱情,而不是地位。喜欢的是你,而不是别人眼中的你。如此简单。

  

  After that....

  蓝河听见叶秋隔着话筒,语气貌似很抱歉,但内容其实一点也不亲切地说道:

  “我哥不可能看过小王子,这货幼年时期顶多撕童话书小王子,他才不信童话呢。”

  很好,叶修你这周的烟没了。


  

 


《追逐》(双叶)BY:晚辞


PART.2  

       叶秋已经数不清自己是第多少次在夜里被冻醒了。

       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回床上,空荡寂静的房间里氤氲而起的水分子散发着暖人的热度。叶秋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实,捧着水杯贪婪地汲取着热量。

       透过冒着白色气体的杯沿,恍惚中又想起了以前叶修在的时候。

       兄弟两个都怕寒,却死活不用电热毯。每每到了冬天都是跑到叶秋房间里挤着一张床睡。起初叶秋还不愿意,因为叶修总是打完游戏累的倒头就睡,都不带洗漱的。这对总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叶秋来说绝对不能忍。

     “混账哥哥去你那边睡啊,知不知道换床单很麻烦的。”叶秋忍不住怒了,老妈和老头子说不能让两兄弟太少爷,所以至少自己房间的事都是自己解决的。

    “你知道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什么吗?”叶修盯着电脑在游戏,头也不回地问了弟弟一句。骨节分明的十指,被修剪得干净整齐,灵活地翻飞于键盘上,节奏轻快、平稳,竟像是在弹奏一曲悠扬的乐章。

      叶秋不知道叶修的回答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他现在极度想掐死这个混账哥哥好让他从电脑前把视线移开,不知道和人对话看着对方是基本的礼貌吗?!老头子都教到哪里去了?

    “是尊老爱幼啊。哥这是在教你做人,好好学着点小屁孩。”叶修没等到回答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接了下去。

    “我还比你小呢,怎么不见你爱幼?”

    “尊老在前面啊大哥。”叶修翻了个白眼,一脸你还可以更白痴吗的表情。

    “…………”叶秋只能彻底没了脾气。

      不过叶秋也没能生几天气,那之后没多久,叶修就偷了他精心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其实因为这事儿他一直挺生这个混账哥哥的气的。明明是为了游戏离开,却总是一副“老子真是天下最伟大的哥哥,以身作则拯救了即将误入歧途的笨蛋弟弟什么的”的样子。

     如果不是他还有点能耐混出了名气,那叶秋大概还一直都找不到他的消息吧。

    “不是还打得动么,怎么就,退役了呢……”想到这些年看过的比赛,叶秋虽不懂游戏,却也能将那个混账哥哥的心思揣测一二。而退役的原因可以是让位给新秀去展示自己,可以是燃尽了职业生命,可以有很多很多的理由,但绝对不该是因为外界盛传的“状态下滑”。

毕竟那是他的哥哥啊,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所以无法吐槽却在任何时候都很厉害的哥哥啊。

    叶秋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坚持呢,那,退役又是为什么呢?

    叶秋怔怔地看着放在枕边的手机自言自语道:“真是混账,不回家就算了,固定电话也不给一个到底算什么啊,有没有把我这个弟弟放在心上啊。”他想到下午秘书小路说的话就郁闷得在床上直打滚,“boss,刚才有位先生致电找您。对方说……额,对方说如果您在开会就不要打扰您了,只要告诉您他在嘉世对面的网吧混的不错就行”。

     他自诩脾气不算差,却总是对这个混账哥哥没办法,三言两语就能激得他动气。这明显是故意的吧,就算自己当时没会也会有别的借口吧?

    看来没办法,只能亲自去一趟了。

  “近几年冬天真是越来越冷,没法睡觉了简直。”




《光》(叶乐)BY暮久


PART.6

     叶秋退役,放弃一叶之秋,组建“草根战队”,更名叶修,接受媒体采访……外界对兴欣的嘲笑,嘉世粉丝的误解,报纸爆料,求赞助未果……

     张佳乐大概是最能体会心酸苦痛的荣耀选手。曾经只可仰望膜拜的叶秋大神,在遭遇这些挫折的时候,张佳乐懂他,并且尤其懂得,他们历经困苦仍在坚持是为些什么。他做不到叶修那么洒脱,但他们从始至终都是,梦想最忠实而狂热的信徒。

     叶修是把一切看得足够通透明了的人。加入霸图,是张佳乐又想夺冠,压力也终于能够被得当分担的最好选择。所以当张佳乐在网游里因为百花粉丝的情绪而产生动摇的时候,叶修在一旁淡淡地说了句:“不管怎么说,再也回不去了呢。”张佳乐笑了笑,心头聚积的阴云被叶修轻描淡写地拂散了大半。

     张佳乐进了霸图之后还给叶修留过几次言说,张新杰说的不能熬夜你早点睡。当然,那种傲娇别扭的语气让叶修越看越想笑。

     作为回礼,叶修往霸图寄了两罐百花牌蜂王浆给张佳乐。张佳乐一拆开包装就一口血哽在喉咙眼儿,直想把刚刚那个快递小哥抓回来叫他再寄回去。联盟心脏大师叶不修大大在小纸条上如是写道:“知道你惦记着百花,哥这不好心寄过去了,特地给你买了两罐呢,不谢,你就安心待在霸图吧。”

     张佳乐在QQ上猛敲叶修:“我X,叶修你个混蛋要脸吗!!有意思吗?!!”

    “关心你嘛不是。你喜欢甜食早上可以泡杯蜂蜜水。”

    “关心个X啊,邮费还是到付的!!”

    “哎哟,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心意到了就行嘛。”

    “对了你可省着点吃啊,哥的烟钱都花在这玩意儿上了。”

    “你活该!!”

     “张新杰说吸烟对健康危害很大啊,你少抽点,别以为自己真是祸害遗千年……”

     “啊说起老张,都这个点了他该来监督你按时睡觉了吧。”

     “来了,我听见脚步声了!我先下了,晚安。”

     “晚安。”



楔子.叶修


有那么一个男人,

他沉默的接受着所有人给予的掌声,也接受着之后到来的唾弃。

他可以看到所有隐藏起来的事实,不去争辩也从不做任何解释。

很多东西会永远留在记忆的边缘,从不刻意提起,也从不刻意遗忘


怎么说呢

对人性的了解没有人比他看的更清楚,

对“坚持”这个词的理解也没有人能够超越他。

这个人承受着自己的选择所带来的一切,很多时候理智到让人觉得过于冷漠——不止是对待其他人,也有他自己。


如果你怜悯他,那么我也只能嘲笑你那可怜的自以为是。

这个人如此的自私,一切不过是为了最终的荣耀罢了。


只是有些苦,自斟自饮。

世间百态,唯有冷暖自知。


所以你不得不爱他,

这个为了“梦想”而闪着光的男人,

无法不爱。


评论
热度(39)
  1. 乔袖苦艾酒社团 转载了此文字
  2. 麓山leon_heart 转载了此文字
  3. leon_heart苦艾酒社团 转载了此文字

© 苦艾酒社团 | Powered by LOFTER